返回

少年大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09章节 父目前窥(一)
上章 下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大宝在十大家族众女之间穿梭,仿佛采花的蜜蜂似的,忙得不亦说乎,温暖舒适的床上,巧夺天工的胴体横陈,修长的玉腿无力地分开,众女的肌肤上头尽是艳光四射的粉红色,巨蟒着的禁区已是一片泥泞,一对对丰挺的双峰随着呼吸不住舞动着,压抑着的呻吟声如此软弱,配上那不住颤抖的娇躯,在在都是女体情动已极时本能的娇媚反应。

    春水蜜汁,花蜜,汩汩不断,潺潺流出,与春水一色,巨蟒与齐飞……

    大宝最终再次插进妈妈雪妃的甬道之中,雪妃妈妈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母子两人正自欲罢不能之时,大宝虎躯一震,心底叹息一声:他来了……

    炎河,河岸宽阔的炎河,以上古就未停息的节律横贯而过,哺育着这里无限的生机与富饶。吟游诗人们用无数的乐章歌颂过这条母亲一样的大河,而她却从不为之动容,只是从发源了她的青山山脉之中源源不断地流淌而出,浩浩荡荡,奔流到海不复回。

    炎河之畔,中原之地,稷下之村,这里青山环抱,群山叠翠,古树参天,翠竹摇曳,溪水潺潺,峡谷怪潭,这里奇洞、深谷、怪潭、古湖,古迹胜景,固有神秘,藏龙卧虎,风水宝地,人杰地灵。或青山高耸、雄壮魁伟、秀逸迷人,或飞瀑腾空、层峦叠嶂、多彩多姿。林木葱郁,一年四季迎送风雪雨霜,生机昂然。炎都峰上松林苍翠,山风吹来,呼啸作响,轻如流水潺潺,猛似波涛怒吼,韵味无穷。青山秋色,红叶更是迷人。炎都峰山势陡峭险峻,奇峰异观,比比皆是。登上山顶环顾四周,群山碧绿,林海荡漾,雪雾飘渺如临仙景,景物天成,引人入胜。

    这十八年来,轩辕军就象生活在地狱中一样。

    自从致力于炎都池炎黄宝藏,轩辕军就好像着了魔似的,妻子袁雪妃生育下来宝儿即将满月,夫妻两人终于不可避免地要恢复久违的性生活了。

    当轩辕军急不可耐地将硬邦邦的爱妻袁雪妃的甬道之中的时候,袁雪妃春情荡漾地呻吟一声,升级为贤妻良母的少妇也随着升级,对于丈夫的渴望和需求也更加欲壑难填。

    轩辕军正要大力,脑海之中仿佛灵光乍现似的闪过研究资料中悼尤画像,好像雷击一样,他刚才还坚硬无比的瞬间就失控一般软弱无力下来。

    心底还想在爱妻袁雪妃丰腴圆润的胴体上面纵横驰骋,但是那软下来的分身渐渐让爱妻本来快活着的的满涨感慢慢消失了。他的耸动根本无济于事,妻子袁雪妃睁开美目,疑惑的看着他。

    “老公啊,你怎么了,快啊,快,啊,快给我啊!”

    妻子袁雪妃焦急的在轩辕军身下扭动,她伸出手探到他的下面,紧紧抓住他渐渐软下的根部,试图让那里面的血液全都聚集到肿大叠头部位,能继续充满她急需要的空虚的甬道。可是那也没能阻止他的完全萎缩,这就是问题了,难道他真的不行了?

    爱妻袁雪妃依旧没有埋怨,但从她的眼中,轩辕军看到了哀怨。

    之后的晚上,他们又试了一次。妻子袁雪妃害怕他在上面的缘故导致了中途的萎缩,特意让他躺着,她爬到他的身上。刚开始时还正常,的也顺利的进入了她的甬道腔,可正在妻子袁雪妃感觉到舒适和兴奋的时候,轩辕军又不行了,看着满脸哀怨的爱妻。他痛苦的简直想要死去。

    轩辕军的这种状况在医学上称为继发性的功能性性无力或叫性不为,可是由于诱发病因来源不明。目前没有医治的方法和有效的药物,也可以使用烈性的催情类药品暂时的恢复,但那样不仅治疗不了他的病,反而会将他的身体拖跨,几乎所有的医生都告告诫他不要去使用那些药物。还说如果奇迹会出现的话,他的身体是可以恢复的,而奇迹只能寄希望于在炎都池底发现秘密来同时拯救他的身体了。

    那几乎是判了轩辕军的死刑,不比判了他死刑还要让他难过,因为那样受苦的还有他最爱的妻子袁雪妃。他怎么面对这以后几十年的无性生活。尤其他的爱妻,那年她才20岁,她正在性需要的上升期啊。

    从北京回来以后,他和雪妃抱头痛哭了一场。他对她说,他已经成了一个废人了,而她还是那么的年轻和娇艳,象一朵正需要人浇灌的开的正艳丽的鲜花。他不想拖累她,他真的想让她自己去寻找她应该得到的幸福和快乐,因为他是那么的爱她,不愿让她有一点点的难过和不如意。可是想到如果他要是失去她,那他活着,挣钱,工作还有什么意义呢,他不舍得她,还有他们那才满月的儿子——宝儿。那也是个多么俊朗可爱多么天赋异禀的孩子啊!

    雪妃也哭的象个泪人,她说哪怕是他残废了,全身都不能动弹了,她都不会抛下他。因为她早已经习惯了有他和儿子。没有性那也不要紧,他们都会把精力投入到炎黄宝藏的研究探索上了,有没有这事真的没大关系,重要的是他们还有儿子,他还正需要他们的爱。

    就这样,轩辕军一下从天堂进入了地狱。每次回家过夜,尽管她在回避或忍让,他还是感觉到了她哪个年龄的女人特有的如火一样的。因为她说过,其实只要每次和他抱在一起,嗅到他身上特别的体味,就会让她欲火高涨,迫不及待的想要跟他行房了。而他最多正用手或嘴的爱抚让她暂时舒缓一下性的饥渴,却根本无法真正解除她身体深处的难受和需要。而他每次在在用手或嘴为妻子袁雪妃解决性的需求时,爱妻那迷人的身体,性感的和娇媚的呻吟又总让他欲火如焚,但却找不到宣泄的方法。这让他痛苦到了极点。

    看着他那么难受,雪妃也体谅的不再要他回家面对她了,轩辕军也开始驻扎在炎都峰上废寝忘食地研究探索来分散自己的精神压力。

    一直到他们夫妻遭遇到鬼脸恶魔的冻结变成汉白玉雕像,十八年后,爱妻袁雪妃被宝贝儿子所救成功复活,而他却被鬼脸恶魔的元神附体,再也无法恢复轩辕军的真身。可是,他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是被鬼脸恶魔控制,还是他借着鬼脸恶魔元神去引导着宝贝儿子前来搭救爱妻袁雪妃,还是引导着十大家族代表女性来到炎都池底,帮助宝贝儿子实现十大神兵重现人间,最终成功获取航天母舰腾空而起,恐怕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轩辕军眼睁睁看着爱妻和宝贝儿子驾驶着航天母舰腾空飞去,心里有些欣喜,有些酸楚,有些得意,有些悲苦,而自己和鬼脸恶魔元神相伴着只能在炎都池底继续守护着炎黄宫殿,幸亏宝贝儿子有心,他还可以日日夜夜在武藤兰和苍井空羊脂白玉一般的胴体上发泄威,但是,那一刻的威来自于鬼脸恶魔的元神,而他依旧无法控制自己,连的动力都找不到一丝感觉。

    今夜乘着鬼脸恶魔元神在武藤兰苍井空身上发泄完之后,筋疲力尽之际,轩辕军的灵魂飘飘忽忽从炎都峰下来,来到了轩辕山庄别墅楼顶。

    “雪妃,宝儿!”

    轩辕军看到了爱妻袁雪妃和宝贝儿子轩辕大宝,惊喜之余却也有些嫉妒。

    对于他的儿子宝儿,轩辕军一直认为他传承了他和妻子袁雪妃的所有优点。宝儿的体型象他,高大健壮,而他的容貌却是他和雪妃的最好部分的结合,俊郎帅气,他就看到妻子袁雪妃熟悉的身影进入了视线。在她身边的是儿子吧,他恍惚中觉得心动了一下。儿子真的好高大啊,几乎比他的妈妈高出半个肩膀,而且就象他平时和妻子袁雪妃外出步行时一样,儿子的胳膊半搂着他那娇小丰满的母亲。让他心动的是儿子忽然伏低脑袋,在雪妃的耳边低低的说了句什么,他就听到了妻子袁雪妃低低的似乎刻意压抑住的笑声,而且还夹杂着喃喃的腻人的话语声,他甚至看到妻子袁雪妃的手动了动,好象拧了儿子一把。

    雪妃的笑声让他觉的心里堵堵的,那声音怎么听怎么象他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过火的关于性的玩笑话后,她才会有的。

    昏暗的路灯下,轩辕军分明看到妻子袁雪妃的脸上有了红晕。儿子已经快步上前,打开了门。

    那天晚上,轩辕军就躲在窗外几乎一夜没合眼。他感到卧室里的妻子袁雪妃也是几乎没睡,好象在想着什么心事。而且他听到楼上儿子的房间里面的声音到了很晚还在响起。

    轩辕军透过卧室的窗户,几乎吃了一惊。刚刚还在睡着的妻子袁雪妃居然不在了。

    而那时,轩辕军隐隐听到楼上的儿子的房间内好象有动静。他的心几乎跳到了极限。而且他的脸变的血红。这么早,天还没亮,她跑去儿子的房间干吗呢?

    轩辕军的心里充满了一种压抑的不敢去想的恐惧,他缓步上楼时,又有一种异样的要撞破秘密的兴奋,他伏到儿子的门上,门紧紧闭着。

    轩辕军几乎绝望的听到了屋里传出的隐约的妻子袁雪妃的笑声。不,应该说是那种极为放荡的浪笑声。他的心几乎沉到了足底,或者说根本就忘记另外跳动。

    可轩辕军还不相信,他还在为自己的在一个紧闭着房门的房间了的妻子袁雪妃和儿子在找理由。尽管那些理由连他想来都是那么的荒诞不经推敲。

    轩辕军悄悄的从旁边的侧门饶往儿子房间的阳台,他看到那没有拉严实的窗帘里透出了一线灯光,外面还很黑,也很冷。 

上章 下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